蒙布朗卷er

这里霖,来找我玩啊
cp:安雷瑞嘉杰佣,无差但不拆
es弹丸神夏杂食,
学生党更新慢,欢迎催更
第五人格游戏id:蒙布朗卷

大概会把现有的稿子码成完整一篇吧,会要一些时间,所以暂时停止更新了,弧长歉

【杰佣】光与影童话(3)

预警:R18

灵车飘移

(新手司机,并不是特别好吃的一篇orz)

【杰佣】光与影童话(2)

前篇见主页

02
=我们做过的每一件事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一周后,欧莉蒂丝庄园里灯火熠熠。
奈布萨贝达坐在长方形餐桌旁用指骨无聊地敲击着桌面。面前的高脚酒杯里斟着小半杯还未喝完的红酒,在明黄色的烛光下呈现出新红的颜色。
他不禁感到有一些失望。和想象中的相反,这其乐融融的气氛竟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周日与父母共度晚餐的时光。其他那些参与者,分明看上去就是些随处可见的普通人,也看不出有什么必须实现的愿望。
那看来是稳了,前提是这场狂欢给他的应允是真实的。奈布琢磨着:如果可以,他不想使用暴力,毕竟这不是什么任务,也不再是战场上了。他也不想惊吓到那几位年轻的女士,奈布想着瞟了眼对面聊得正欢的两人,视线在穿着护士服的女士身上停了几秒,吹了个无伤大雅的口哨。
如果没有记错,她应该是艾米莉,而旁边那位园丁则是伍兹小姐。

————
自从收到那封信后,佣兵变了很多。他不常笑了,显得心事重重。而如今他站在狭小的出租房里的那面落地窗前,整理着自己的兜帽。
镜子里的奈布有着一头深棕色略显凌乱的头发,和一双好看的灰蓝色眼睛。他尝试着咧开嘴角,但镜子上蔓延的裂纹却使这个笑容看上去很不自然。
真是虚伪。

当指针停在六点的时候,他搭上了马车。那封信依旧安静地躺在他前胸的口袋里。

————
奈布提了一盏油灯,在庄园里跌跌撞撞地走着。

他喝了不少酒,此刻微醺,以至于神志好像随时都会随着夏夜闷热的晚风飘走似的。因此他在会客的餐厅里提出了早退的要求。
可是此时他似乎……迷路了

且不说没有人知道这庄园究竟有多大,就光是这些几乎长得一摸一样的房间就让奈布苦恼了半天。总不见得一间间敲门挨个问吧?!那照这样怕不是他今晚就会被庄园主人赶出去。

“哒哒”的脚步声惊动了停在栏杆上歇息的乌鸦,在黑暗中与一双血红的窄瞳对上,让纵使是身经百战的佣兵也背后发凉。
漫长的走廊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直觉告诉奈布他离其他客人越来越远了,已经听不到欢笑的声音。
不过也不重要了,他的脑袋现在一片混乱,只是下意识地往前走,也不知道是在期待着什么。

是死路。

奈布盯着走廊尽头上锁的房门发呆。门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
“午夜十二点,魔法就会消失哦”*
这是什么意思?比起一个无聊的玩笑,这句话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警告。
他忽然迷迷糊糊地想起来时的那个车夫和他说起过这个庄园似乎已经荒废了二十多年了。

“咚咚——”钟敲响了,才将奈布的理智拉回一点儿,
一共十二下。

————
“~~”杰克吹着轻快的口哨,这是一首很久远的歌谣,远到已经没有人记得它唱诵的是什么了。今天他的心情很好,庄园里又来了新的小老鼠了。
他在走廊上慢悠悠地闲逛着。突然在尽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
啊,原来是那个小佣兵。杰克的嘴角微微上扬。

“哟,原来是佣兵小甜心啊,那么晚还在外面做什么呢?你难道不知道在这种庄园里经常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吗?”

不出意料,那个小佣兵转过身来。
或许是因为没反应过来,或许是因为他身上沾染了些酒气。佣兵一双棕色的眼眸雾蒙蒙的,沾染了些水气,一瞬间竟让杰克忘记了那首歌谣的曲调。于是他停了下来,只剩一片寂静。他要好好欣赏眼前这份上帝的杰作。

“…不要这样叫我,真恶心。我是奈布萨贝达。没想到被你说中,又见面了呢,杰克先生。”被盯得头皮发麻,奈布无奈地说到。
“……”
“喂,你不会变成呆子了吧?”
见杰克没回应,奈布大胆地靠近了两步。
“呃如你所见我迷路了,所以可不可以…”

他忽的住了嘴。因为刹那间,奈布坠入了一个微凉的拥抱。
他有那么几秒忘了去挣脱。杰克的体感比普通人要稍稍低一点,但又不会冷的刺骨。奈布在他怀里竟显得瘦小,脑袋只能枕在杰克的胸口,他能感受到那心跳,不快但是却清晰的传到他的耳廓里。
奈布抬头望向杰克。
意外的,这张脸上没有面具。那名为杰克的男人有着一张英俊的脸,看起来并不比他大多少。尤其是那双红色的眼睛,让奈布想起了玻璃杯里的上等红酒,自己的脸庞则倒映在那一汪红色中,慢慢荡漾开来。

奈布觉得自己又要醉了。

———
*1:还是出自加勒比海盗(…)
*2:算是DOLL的一个梗,有改,顺便安利一下这个游戏

我的口号是搞事!!:P
但是因为学生党之后工作日只能两天一更,所以很抱歉了







【杰佣】光与影童话(1)

【预警】
·轻微血腥、暴力
·私设如山
·新人写文,勿喷

01
=当然要迷失方向,才能到达一个无人能找到的地方=*

  年轻的佣兵哼着小调走在伦敦城郊的巷子中。显而易见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那些常年躲藏在这座纸醉金迷的城市背后见不得人的勾当,就像畏光的吸血鬼。而在供他们躲藏的影子中,贫民窟永远是不错的选择。总是有那么些人,整日在庄园里开着奢望不见尽头的狂欢排队,而也总有些人,需要为了仅仅是活下去就要整日奔波,甚至不择手段。于是从妓。/院、黑市,再到凶./杀多的数不过来。
  奈布无声的叹了口气。没人想要住在这种地方,他也一样,不过幸好他还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人。奈布还算年轻,却已超过了在雇佣兵团服役的年纪。回想在兵团里的那么几年,倒也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或许这算是一种解脱吧,却也没有什么未来可言了,填饱肚子才是当下最主要的任务。

  不算美好的回忆随着脚步声戛然而止。
  左前方不远处处似乎发生了什么,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听起来像是…
  手术刀划开皮肉的声音,以及微弱的呻。/吟。
  纵使在这种地方发生些凶./杀案也算习以为常吧,直觉告诉奈布永远不要去好奇。他迈开腿,继续向着原先的方向。

……

  去他./妈./的不要好奇!他也不再是佣兵了,不用在意那些条条框框。
  奈布绷紧了全身,放轻呼吸和脚步,右手下意识地摸向绑在护腿上的匕./首。肾上腺素的飙升使得他怀念起了在战场上的感觉。或许大家说的对,他就是一个杀./戮机器罢了,除此之外无论干什么都显得异常。

  他深吸了一口气,从矮墙后闪了出来。

  就算是已经做过了心理准备,奈布还是被眼前的尸体惊呆了。那还能算作是一个人吗?眼前的女./尸肚肠外翻,全身血肉模糊。旁边丢着一把染血的短刀。多年佣兵的经验让奈布没有惊声尖叫起来,他的胃里一阵翻腾。他本能的感到恐惧,浑身颤栗,但思绪却随即冷静了下来。尸体身下的鲜血还未凝固,再加上之前听见的动静,凶手应该还未走远。那…!!

  奈布猛然转身,匕./首直指对方脆弱的颈部。该死,竟然忽略了凶手这个因素!
  可对方似乎早已料到一般,微微侧头,躲过了这一击后反手抓住奈布的手腕。奈布剧烈地挣扎起来,男人似乎也没想动真格,任由奈布挣脱出来。
  佣兵退后到一个安全的距离,快速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那是一个消瘦的男人,戴着一张白色面具,比自己高一个脑袋,身穿黑色丝绒燕尾服,戴一双白色手套。如果除去那溅上的鲜血,他看上去就是一个传统的绅士。可为什么一个绅士扮样的人会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呢?

  “嗨甜心,我说…”男人似乎有些无奈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你看,我的小刀还丢在那儿呢,我没有敌意,至少对你,所以可不可以放下匕./首,我们好好谈?”
  …好吧。
  奈布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却在下一秒意识到自己是在和一个杀./人虐./尸狂谈话。果然自己还是不擅长动脑啊,奈布凶狠地瞪了男人一眼。
  男人再次露出了无奈的微笑,看上去十分无害。他趁着奈布刚刚的纠结向前挪了几步,却没有去够短刀。
  “你难道不惊讶吗?一点都不害怕吗?”在僵持中男人好奇地问道。
  “我的答圝案是不。如果我那时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你早就把我灭./口了吧。”
  “或许会吧。”
  “……”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就地杀了我?还是去报告苏格兰场的那堆废物?”男人轻蔑地问道。
  “告诉你又能怎样,杀./人狂先生?”
男人短促地笑了笑,“那就是哪一样都不会喽?我真该向你道谢啊,佣兵先生。”
  “但你说错了一点。”奈布面不改色地向男人逼近。“那就是,我打算现在就杀了你!”突然侧身一刀刺向男人的心脏,     这次一定可以——!

  男人伸出手握住了刀尖。锋利的刃划破手套嵌入皮肉中去,鲜血一滴滴落了下来。男人蹙了下眉,尝试把刀尖推开,却因为奈布用了八分力气而僵持不下。忽的绅士狡猾地笑了笑,奈布暗想不好,却见得对方出乎意料地突然松手,匕./首因为惯性而直直刺向心脏,奈布下意识地赶忙撤手,刀尖却已划开丝绸的面料。

  “下不去手?”
  男人调笑的语调让奈布感到恶心。“噢甜心请原谅我忘了自我介绍,作为一个绅士的基本礼仪。我是杰克,幸会。”他勾了勾唇角,褪./下沾染血污的手套,伸出右手。杰克的指骨修长,肤色在朦胧雾色中显得苍白。
  “去你./妈./的,管你是杰克还是迈克。”佣兵无视了面前的手,冷冷说道:“杀./人魔先生,带上你的短刀离开吧,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噢还有,你根本算不上什么绅士。”既然如此也本就不关我事,奈布嘀咕着转身想走。

  “您可真是有趣啊,佣兵先生。”
  转头就见杰克站在三尺开外略带些无奈地笑着,“不过我想我们应该很快就会再次见面了吧,至少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拾起短刀,在手中上下把玩,就好像那不是夺人性命的利刃。转身隐去在雾气中。

  留下一脸懵的奈布。什么叫做再次会面??不不不您可得了吧。
  直到走了几步,奈布才发觉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伸手摸上前胸口袋,却触碰到了一个硬质的信封样东西。或许是刚刚打斗时没注意被那个杰克硬塞的吧。
  原来现在传销的都那么厉害了啊。

致奈布萨贝达先生:
这里有一切您想要的东西,欧莉蒂丝庄园静候您的到来。
——夜莺女士。

  乍一看不知所云的一封信,奈布却像是被刀尖指着似的,眼皮颤了颤,粗/.鲁地折起信纸——看来有必要跑一趟了。


注:
*1:出自加勒比海盗3(…)

求评论qwq(buni)




是新宿的Archer!!我永远喜欢老爷子!原来边播放神夏边抽卡的玄学是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