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e_

这里霖,咸鱼一条
cp:杰佣杰佣杰佣,无差但不拆
es凹凸我英文野杂食,
第五人格id:蒙布朗卷

第三集里的 因为这段很戳 但是没有完整CG 所以自己截了图拼了两张 ...是手残党 拼接痕迹有些明显见谅ov0

【杰佣】光与影童话

【预警】
·轻微血腥、暴力
·私设如山
·新人写文,勿喷

=当然要迷失方向,才能到达一个无人能找到的地方=*

  年轻的佣兵哼着小调走在伦敦城郊的巷子中。显而易见这里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那些常年躲藏在这座纸醉金迷的城市背后见不得人的勾当,就像畏光的吸血鬼。而在供他们躲藏的影子中,贫民窟永远是不错的选择。总是有那么些人,整日在庄园里开着奢望不见尽头的狂欢排队,而也总有些人,需要为了仅仅是活下去就要整日奔波,甚至不择手段。于是从妓。/院、黑市,再到凶./杀多的数不过来。
  奈布无声的叹了口气。没人想要住在这种地方,他也一样,不过幸好他还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人。奈布还算年轻,却已超过了在雇佣兵团服役的年纪。回想在兵团里的那么几年,倒也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或许这算是一种解脱吧,却也没有什么未来可言了,填饱肚子才是当下最主要的任务。

  不算美好的回忆随着脚步声戛然而止。
  左前方不远处处似乎发生了什么,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听起来像是…
  手术刀划开皮肉的声音,以及微弱的呻。/吟。
  纵使在这种地方发生些凶./杀案也算习以为常吧,直觉告诉奈布永远不要去好奇。他迈开腿,继续向着原先的方向。

……

  去他./妈./的不要好奇!他也不再是佣兵了,不用在意那些条条框框。
  奈布绷紧了全身,放轻呼吸和脚步,右手下意识地摸向绑在护腿上的匕./首。肾上腺素的飙升使得他怀念起了在战场上的感觉。或许大家说的对,他就是一个杀./戮机器罢了,除此之外无论干什么都显得异常。

  他深吸了一口气,从矮墙后闪了出来。

  就算是已经做过了心理准备,奈布还是被眼前的尸体惊呆了。那还能算作是一个人吗?眼前的女./尸肚肠外翻,全身血肉模糊。旁边丢着一把染血的短刀。多年佣兵的经验让奈布没有惊声尖叫起来,他的胃里一阵翻腾。他本能的感到恐惧,浑身颤栗,但思绪却随即冷静了下来。尸体身下的鲜血还未凝固,再加上之前听见的动静,凶手应该还未走远。那…!!

  奈布猛然转身,匕./首直指对方脆弱的颈部。该死,竟然忽略了凶手这个因素!
  可对方似乎早已料到一般,微微侧头,躲过了这一击后反手抓住奈布的手腕。奈布剧烈地挣扎起来,男人似乎也没想动真格,任由奈布挣脱出来。
  佣兵退后到一个安全的距离,快速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那是一个消瘦的男人,戴着一张白色面具,比自己高一个脑袋,身穿黑色丝绒燕尾服,戴一双白色手套。如果除去那溅上的鲜血,他看上去就是一个传统的绅士。可为什么一个绅士扮样的人会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呢?

  “嗨甜心,我说…”男人似乎有些无奈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你看,我的小刀还丢在那儿呢,我没有敌意,至少对你,所以可不可以放下匕./首,我们好好谈?”
  …好吧。
  奈布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却在下一秒意识到自己是在和一个杀./人虐./尸狂谈话。果然自己还是不擅长动脑啊,奈布凶狠地瞪了男人一眼。
  男人再次露出了无奈的微笑,看上去十分无害。他趁着奈布刚刚的纠结向前挪了几步,却没有去够短刀。
  “你难道不惊讶吗?一点都不害怕吗?”在僵持中男人好奇地问道。
  “我的答圝案是不。如果我那时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你早就把我灭./口了吧。”
  “或许会吧。”
  “……”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就地杀了我?还是去报告苏格兰场的那堆废物?”男人轻蔑地问道。
  “告诉你又能怎样,杀./人狂先生?”
男人短促地笑了笑,“那就是哪一样都不会喽?我真该向你道谢啊,佣兵先生。”
  “但你说错了一点。”奈布面不改色地向男人逼近。“那就是,我打算现在就杀了你!”突然侧身一刀刺向男人的心脏,     这次一定可以——!

  男人伸出手握住了刀尖。锋利的刃划破手套嵌入皮肉中去,鲜血一滴滴落了下来。男人蹙了下眉,尝试把刀尖推开,却因为奈布用了八分力气而僵持不下。忽的绅士狡猾地笑了笑,奈布暗想不好,却见得对方出乎意料地突然松手,匕./首因为惯性而直直刺向心脏,奈布下意识地赶忙撤手,刀尖却已划开丝绸的面料。

  “下不去手?”
  男人调笑的语调让奈布感到恶心。“噢甜心请原谅我忘了自我介绍,作为一个绅士的基本礼仪。我是杰克,幸会。”他勾了勾唇角,褪./下沾染血污的手套,伸出右手。杰克的指骨修长,肤色在朦胧雾色中显得苍白。
  “去你./妈./的,管你是杰克还是迈克。”佣兵无视了面前的手,冷冷说道:“杀./人魔先生,带上你的短刀离开吧,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噢还有,你根本算不上什么绅士。”既然如此也本就不关我事,奈布嘀咕着转身想走。

  “您可真是有趣啊,佣兵先生。”
  转头就见杰克站在三尺开外略带些无奈地笑着,“不过我想我们应该很快就会再次见面了吧,至少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拾起短刀,在手中上下把玩,就好像那不是夺人性命的利刃。转身隐去在雾气中。

  留下一脸懵的奈布。什么叫做再次会面??不不不您可得了吧。
  直到走了几步,奈布才发觉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伸手摸上前胸口袋,却触碰到了一个硬质的信封样东西。或许是刚刚打斗时没注意被那个杰克硬塞的吧。
  原来现在传销的都那么厉害了啊。

致奈布萨贝达先生:
这里有一切您想要的东西,欧莉蒂丝庄园静候您的到来。
——夜莺女士。

  乍一看不知所云的一封信,奈布却像是被刀尖指着似的,眼皮颤了颤,粗/.鲁地折起信纸——看来有必要跑一趟了。


注:
*1:出自加勒比海盗3(…)

求评论qwq(buni)




是新宿的Archer!!我永远喜欢老爷子!原来边播放神夏边抽卡的玄学是有用的